设计与产品

艾德莱斯绸的纹饰图案

徐 红, 佟泽毅, 张 瑜

(新疆大学 纺织与服装学院,乌鲁木齐 830046)

摘要:艾德莱斯绸是新疆维吾尔民族特有的丝绸产品,其纹饰图案有典型的地域特点与民族特性,具有浓厚的文化积淀。为使相关设计者很好地把握其外显的纹饰图案特点,理解其内隐的文化精神,文章从艾德莱斯纹饰图案的外观形貌着手,研究其取材特点、构图、工艺和配色特点,同时分析隐藏在其纹饰图案背后的文化寓意,剖析其精神内涵。为使这种少数民族文化载体能够更好地与现代时尚相交融,还介绍了艾德莱斯纹饰图案在微标设计、面料再造及配饰等领域的创新应用。

关键词:艾德莱斯;新疆;纹饰元素;现代时尚;创新应用

1 艾德莱斯绸概述

艾德莱斯绸是新疆维吾尔民族物质文明的象征、精神信仰的寄托(图1)。“艾德莱斯”在维吾尔语言中意为“飘逸、抽象”,这种丝绸以其夸张强烈的色彩选择、独具特色的民族纹饰,深受维吾尔族及周边国家人民的喜爱,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1-2]

2004年后中国开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活动,2010年后中央与新疆一系列发展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的政策,尤其是自治区《大力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促进百万人就业规划纲要(2014—2020)》为新疆艾德莱斯产业链的保护与传承发展提供了新的指导方略。同时,2015年的“艾德莱斯炫昆仑”和2016年的“艾德莱斯出天山”等具有民族风情活动的顺利举办,也为艾德莱斯产业注入新的活力。但就目前发展现状来看,尽管艾德莱斯的核心竞争力在不断提升,其本身仍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隐性问题需要解决。例如,品质次、纹饰图案过于本土化,无法满足现代消费者需求,面向群体主要是小众,“走出去”的趋势较小。只有充分了解其外显的纹饰图案特点,理解其内隐的文化精神,才能将传统纹样和现代时尚恰当地结合起来,适应时代的脚步,设计出既能对传统文化传承、又能与现代时尚完美交融的新产品,使得艾德莱斯产业更好地发展下去。

图1 艾德莱斯传统织造
Fig.1 Traditional weaving of Aidelaisi silk

2 艾德莱斯绸纹饰图案分析

2.1 纹饰取材

一般来说,艾德莱斯的纹饰取材来源于植物、器物和几何三大基本类型。

植物类纹饰包括果实、花卉、木纹等,如图2及图3(a)所示。在这些纹饰当中,巴旦木出现的频率较高,其象征着生命、神圣。巴旦木在维吾尔族人民中又称之为“圣果”,这跟其形状与伊斯兰教中的“新月”相似,有着直接的关系,此外其上尖下圆的形状特点与胎儿形状类似,可以间接隐喻为新生命的诞生。巴旦木不仅是干果,而且还有治病的效果,有着健康长寿的含义,所以巴达木是维吾尔族常用纹饰[3]。石榴在维吾尔语中称作“阿娜尔”,通常是比喻女子的婀娜多姿及人性的美好,同时也寄托着对多子多福的繁荣生活的向往。需要说明的是图3(a)的纹饰与现代艾德莱斯绸的木纹纹饰非常相似,说明类似纹饰在新疆流传的历史悠久。但是这是一块汉代缂织毛织物,其纹饰是采用“通经回纬”的缂织方法,与扎经染色制成的艾德莱斯工艺完全不同,有人据此断定扎经染色的艾德莱斯绸起源于汉代是错误的。

图2 植物类纹饰
Fig.2 Plant patterns

器物类纹饰主要有热瓦甫琴、都塔尔、木梳、羊角及镰刀等,如图3(b)和图4所示。其中热瓦甫琴以其音色清澈透亮、节奏感清晰的特点,深受维吾尔族人民的喜爱,在演奏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十二木卡姆”这种独具风情的民族作品时,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木梳多喻为栅栏,寓意国家领土主权不可侵犯。在器物类纹饰中,羊角是一个特例,它原本是旧时西域人们信仰萨满教的遗存。但羊是人们的财富,公羊角被认为象征着男性的强大和不屈,是繁衍生息的表象,因此寓意美好的公羊角纹饰被变相接纳,并发扬光大用于日常的艺术创新中。

图3 新疆出土文物
Fig.3 Relics unearthed in Xinjiang

图4 器物类纹样
Fig.4 Artifacts patterns

几何类纹饰主要有菱形、长条形、椭圆形、山形等,其中山形纹饰是将新疆天山、昆仑山等抽象提炼设计出的纹饰。

在新疆这片神秘且赋予异域风情的土地之上,沙漠、戈壁成了地理环境的主基调,这使得勤劳的维吾尔族人民对于充满生命希望的植物和生活器件尤为热爱,并将其运用到建筑、服饰、工艺品等中,与单调的地理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体现了维吾尔族人民热爱生活、对生命孕育的尊崇。

2.2 经典图案

经典的艾德莱斯图案有皇冠、热瓦普、石榴、莎车艾德莱斯等,如图5所示。

图5 各种经典纹样的艾德莱斯绸
Fig.5 Aidelais silk with classic patterns

2.2.1 皇冠艾德莱斯

皇冠艾德莱斯又称安集艾德莱斯,其整体图案为皇冠,采用的纹饰元素有巴旦木、公羊角、都塔尔、梳子等。处于图案正中位置的是巴旦木纹样,象征着神圣与敬畏,在其侧边以上是皇冠的装饰条纹,好似一根根系着宝石的银线,有着轻盈飘动之感。装饰条纹以上,可以看到弯曲的公羊角及三把整齐排列的木梳,一方面表达国家的繁荣和强大,另一方面也有着对外宣称主权独立,不可侵犯的寓意[4]。整个纹饰下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及与纹饰上方元素对称的公羊角和木梳,可以将花蕾看作是都塔尔乐器。整体纹样显示出国家的富饶及威慑力,同时也隐喻主权的不可亵渎。这种艾德莱斯深受中、老年妇女的热爱[5]

2.2.2 热瓦普艾德莱斯

热瓦普艾德莱斯图案的纹饰元素包括热瓦普、木梳、宝石等。从图5(b)可以看到,位于正中位置的是巴旦木图形,或者也可以看作是种子萌生的符号,在其周围,四个热瓦普基准图形进行装饰,基准图形以下是多条系着宝石的银线,而在其上方延伸出倒置的木梳,象征着人民生活井然有序、欣欣向荣。

2.2.3 石榴艾德莱斯

石榴艾德莱斯主图为石榴,其他各纹饰素材有都塔尔、木梳、梨、公羊角、明珠等。木梳纹饰在都塔尔和公羊角的内部,寓意用严格的法规谱写生活的乐章、用规律的作息管理生计。而梨和绿色的梳子隐喻新疆的“瓜果飘香”、对于生命起源的无限畅想,同时也比喻为周围的严酷环境及创造美好生活的向往。

2.2.4 莎车艾德莱斯

莎车艾德莱斯又称买利齐满,纹样以排列有序的二方连续为主,色彩变化较为绚烂。它是上述三种艾德莱斯的组合,形状好像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适合于少女与年轻妇女使用。

3 艾德莱斯纹饰图案特点

3.1 取材特点

艾德莱斯的纹样取材来源于植物、器物和几何纹,鲜有动物或者人物的形象出现,这是因为在伊斯兰教的典籍《古兰经》中曾写道,真主安拉创造了世间的一切,并赋予他们灵魂,除了这些东西之外,人为创造或者是描绘的雕塑、画像都是虚无飘渺的,同时也是对于真主安拉的不敬,“你不要以任何物配主,以物配主,确是大逆不道的”[6]。由此可见,伊斯兰教义中反对偶像崇拜,甚至可以说是“大逆不道”的。

3.2 构图特点

艾德莱斯纹饰图案受到伊斯兰艺术的熏陶,讲究重复、整齐和规则的排列,注重对称、均衡和节奏的置陈。表现形式纷杂繁缛,令人眼花缭乱,反映了伊斯兰艺术崇尚繁复、不喜空白的审美。伊斯兰教认为,空间是魔鬼出没的地方,应该用稠密的纹饰填满空间,以此来阻止魔鬼的出现[7]。另外,二方连续、四方连续是艾德莱斯纹饰的主要构图形式,这样的纹饰图案赋予韵律感和节奏感,装饰效果独具趣味性。连续不断的纹饰象征着幸福美好生活的延续和继承,同时也隐喻真主的思想无穷无尽,让人无法琢磨。

3.3 工艺特点

正宗的艾德莱斯是用传统的扎经染色工艺形成纹样的,这种工艺使其纹饰图案有两大特色:1)因扎经防染的边界不是很清晰,加上织造上机时人工对纱不完全平齐而产生独特的晕染拖墨艺术效果[8];2)因分束染经与排经,纹样显示出或明或隐的锯齿状轮廓。

3.4 纹饰图案的寓意

艾德莱斯的纹饰图案有着深邃的意义,表现为真主是“前无始后无终的”。譬如,放射型的几何纹样是离散的、也是聚合的,表现源于独一,归于独一。穆斯林透过纹饰,相信一种无法以物质阐明的精神世界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物理定律和人类标准都失去效力,所有一切均维系于真主、绝对美和最高典范[7]。并且同一元素依据看待的角度不同,其寓意也各不相同,局部纹饰可以解释为一种特定的含义,而在整体图案中,它又有了新的定义。例如,都塔尔可以看作是花蕾,也可以看作是抵御外敌的士兵,或者说局部是某一形态,而整体又可以看作是另一种蕴意。这是因为在伊斯兰教义当中,真主的意思不能够完全猜透所致的,真主会留给信徒一定的空间供他们发挥想象,激发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3.5 配色特点

艾德莱斯多选用红色、黄色、蓝色、绿色作为主色,而每个颜色都有其特别的含义。维吾尔族人民喜欢红色与旧时信仰佛教、萨满教有着很大的关系,多用于丝绸服饰中。在古代,黄色是尊贵的颜色,同时也象征新疆人民生活的环境。蓝色一般隐喻蓝天,表现维吾尔族人民对于自由的向往,历史上曾有突厥称之为“蓝突厥”,可见蓝色在当时是特别受欢迎的一种颜色[9]。伊斯兰教认为绿色是生命色,具有神圣的使命,而且伊斯兰教教旗的主色是绿色,可以看到其对于绿色的尊崇。

4 艾德莱斯纹饰图案创新应用

4.1 微标设计应用

不同民族由于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例如自然环境、宗教信仰、文化程度等,所以在色彩选择上有着其特有的观念。在设计中必须要考虑到所设计人群的社会组成和民族特点,并依据这些要素,设计出符合民族风情和大众审美的宣传标志。艾德莱斯色彩受到自然环境及伊斯兰教义的影响,格调与传统丝绸色彩有着很大的差异。一方面,选用多种色彩的色块进行提炼、组合,显示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使艾德莱斯民族特色较为凸出,从而形成“热情、开朗、勇敢”的特点;另一方面,扎染工艺的色彩具有绘画中的晕染效果,层次较为清晰,与单调的沙漠、草原色彩形成鲜明的对比,构成艾德莱斯独具特色的色彩格调。

2012年首届丝绸之路服装节在乌鲁木齐举行,在扩大新疆服装产业影响力的同时又构建了中西亚市场交流的良好平台,是加快服装产业发展的一个新起点。徽标以“多彩民族、多彩时尚”为主题,采用艾德莱斯面料作为底纹,色彩基调上较为热情、奔放,整体像一位翩翩起舞的婀娜少女,给人一种轻盈优美、衣袂飘飘的感觉,同时也兼具新疆少数民族风情,如图6所示。

图6 丝绸之路服装节徽标
Fig.6 Garment festival logo of Silk Road

4.2 面料再造应用

艾德莱斯纹饰具有其特有的民族风情,将其与现代时尚服饰进行局部的结合,不仅可以体现民族风、现代风,也为设计师提供了更多的设计选择和灵感。把这些纹饰图案的大小、宽窄、长短进行恰当的纹饰图案创意设计手法改造后,能够较大地发挥纹饰图案的表现张力,增强服饰渲染效果,服饰主题在传达上更加明确,提高服饰设计的档次,使服装的风格更加多样,凸出重点,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在2014年举办的第三届亚欧丝绸之路服装中,新疆本土设计师王一桦设计的艾德莱斯面料再造(图7)就是一个成功例子。图7左中一位模特身袭红金为底色的短袖连衣裙,采用局部面料拼接的方法进行再造,位于其背部及下摆处饰以花瓣形的艾德莱斯纹饰,宛如长了一双灵动的翅膀,女性的魅力得到了升华,整体上显得雍容华贵,飘逸优雅;图7右中,以旗袍作为基础,使用孔雀艾德莱斯纹样作为饰样,并采用多块面料拼接的方法制得,色彩搭配上较为艳丽,异域风情显得十分浓厚,俨如一只开屏的孔雀,生动而富有韵味。

图7 艾德莱斯面料再造
Fig.7 Aidelaisi fabric reconstruction

在设计中,很多设计师在图案抽象化方面,只会做到理念的生搬硬套,很少注重对于民族文化内涵的把握,创造出来的作品较为生硬,兼容性较差,这与纹饰抽象化以丰富民族内涵的理念相悖。一般来说,设计元素的选取虽然来源于生活,但是最终都要高于生活。通过对生活中零碎的素材进行整合,逐渐形成自己的设计理念,在不破坏原有民族风情的基础之上,与现代时尚相结合,才会避免设计出“四不像”、怪异的民族服饰,最大程度上符合大众的审美情趣。

4.3 艾德莱斯抽象化图案在配饰中的应用

图形语言相比于文字语言显得更加形象、具体,在传达信息过程中不受地域和语言的限制,给人的视觉冲击和心理感受较大,且传达的准确性较强。图案创意的形式一般有异影图形、双关图形等,通过夸张、比喻的创作手法,将艾德莱斯纹样进行样式的抽象、转移等,实现纹饰的再创造[10]。例如,将艾德莱斯的色彩或纹饰图案进行提炼,通过夸张的表现手法,进行图形的再创造,并将其运用到服装配饰中,一方面会提升配饰的艺术审美价值,另一方面也会对艾德莱斯的传播具有良好的推动作用。图8是艾德莱斯抽象化纹样及色彩在女士配饰中的运用,线条表现上较为流畅、大方,不仅体现出女性优雅的特性,同时也赋予其神秘的异域情调。

图8 艾德莱斯纹饰的配饰
Fig.8 Accessories with Aidelaisi pattern

4.4 室内纺织品的应用

艾德莱斯纹饰在室内纺织品的应用并不是十分广泛,这是因为其强烈的色彩反差会导致空间的错乱,不利于室内和谐感的创造[3]。而汉族人民所青睐的室内纺织品色调一般都较为淡雅,所以,艾德莱斯纹饰一般只出现在少数民族的室内装饰中。但随着全球时尚元素的冲击,部分汉族人民也逐渐喜欢上这种风格迥异的艺术创造样式,所以要想艾德莱斯纹饰在室内纺织品领域中大放阙彩,无论是在色彩还是在工艺上,都需要秉持与室内装饰品整体协调一致的观念,营造出含蓄静谧的生活环境。图9为艾德莱斯纹饰在室内纺织品中的应用。

图9 艾德莱斯纹饰的生活用品
Fig.9 Supplies with Aidelaisi pattern

5 结 语

艾德莱斯以其夸张强烈的色彩选择、独具特色的民族纹饰诠释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充分理解其文化内涵,无论是对艾德莱斯传统文化的传承,还是在艾德莱斯绸的创新、相关产品的设计都有重要意义。因为只有当艾德莱斯文化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才能够设计创造出与现代时尚完美交融、符合大众消费心理的艾德莱斯新产品,并使其在当今的市场中大放阙彩。

参考文献:

[1]张梦洁.艾德莱斯绸织造工艺在服装设计中的创新应用[D].北京:北京服装学院,2015:5. ZHANG Mengjie. The Craft of Adras Textile and Its Innovative Applications in Fashion Design[D]. Beijing: Beijing Institute of Fashion Technology,2015:5.

[2]徐红,杨璐萍.艾德莱斯绸纹样设计工艺探讨[J].丝绸,2015,52(9):37-40. XU Hong, YANG Luping. Discussions on pattern design method of Aidelaisilk[J]. Journal of Silk,2015,52(9):37-40.

[3]张艳.艾德莱斯绸图案在室内纺织品设计中的应用研究[D].杭州:浙江理工大学,2015:11-12,26. ZHANG Yan. The Research of ATLAS Pattern’s Application in Indoor Textile Design[D]. Hangzhou: Zhejiang Sci-Tech University,2015:11-12,26.

[4]徐红,瓦力斯.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新疆民间传统染缬[J].上海纺织科技,2005,33(9):23-25. XU Hong, WALIS. The folk dye featuring local features in Xinjiang[J]. Shanghai Textile Science & Technology,2005,33(9):23-25.

[5]徐红,单小红,刘红.丝绸之路多元文化交融的活化石:艾德莱斯绸[J].新疆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7,24(3):365-368. XU Hong, SHAN Xiaohong, LIU Hong. The live fossil multicultural syncretizing on silk road: Aidelaisi silk[J]. Journal of Xinjiang 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 Edition),2007,24(3):365-368.

[6]崔洪.浅谈伊斯兰图案纹饰艺术的渊源[J].商,2013(13):355. CUI Hong. Discussion on the origins of Islamic pattern design art[J]. Business,2013(13):355.

[7]刘一虹,齐前进.美的世界:伊斯兰艺术[M].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6:157-159. LIU Yihong, QI Qianjin. Beautifulworld: Islamic Art[M]. Beijing: Religious Culture Publishing House,2006:157-159.

[8]刘咏清.略论染缬[J].丝绸,2005(12):58-59. LIU Yongqing. A brief discussion on dye[J]. Journal of Silk,2005(12):58-59.

[9]陈龙,徐红.浅论新疆伊斯兰风格的建筑图案与色彩[C]//中国科协2006年学术年会论文集(北京).2006:218-226. CHEN Long, XU Hong. A brief discussion on the architectural pattern and color of the Islamic style in Xinjiang[C]// Proceedings of the 2006 Annual Conference of China Science Association(Beijing).2006:218-226.

[10]张金香.新疆维吾尔族纹饰在现代图形设计中的传承与拓展[D].乌鲁木齐:新疆师范大学,2009:18. ZHANG Jinxiang. Inheritance of Xinjiang Uygur Pattern in Modern Graphic Design and Development[D]. Urumqi: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2009:18.

Decoration patterns of Aidelaisilk

XU Hong, TONG Zeyi, ZHANG Yu

(Textile and Garment College, Xinjiang University, Urumqi 830046, China)

Abstract:Aidelaisi fabrics are silk products of Xinjiang Uygur. Its decorative pattern has typic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characteristics, with strong cultural accumulation. To make designers better grasp the outer decorative pattern features and understand the implicit cultural spirit, this paper starts from the morphology of Aidelaisi decorative patterns, studies its material characteristics, composition, technical features, color scheme and analyzes cultural meaning hidden in its decorative pattern and its spiritual content. To make the carrier of this minority culture better integrate with modern fashion, this paper also introduces innovative applications of Aidelaisi decorative pattern in micro-scale design, fabric reconstruction and accessories.

Key words:Aidelaisi; Xingjiang; pattern element; modern fashion; innovative applications

DOI:10.3969/j.issn.1001-7003.2017.05.012

收稿日期:2016-05-16;

修回日期:2017-04-19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3&ZD145);新疆社科基金重点项目(13ASH021);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15YJC60130)

作者简介:徐红(1960),女,教授,硕导,主要从事纺织工程与新疆民族服饰文化的教学及科研。

中图分类号:TS941.11

文献标志码:B

文章编号:1001-7003(2017)05-0069-06 引用页码: 05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