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与产品

基于TRIZ的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创新设计

杨 静

(咸阳师范学院 设计学院,陕西 咸阳 712000)

摘要:针对陕西唐文化景区的布艺纪念品缺乏唐代历史特色、创新设计不足的问题,提出基于TRIZ的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创新设计模型。分析旅游市场的具体需求,运用TRIZ的通用工程参数对布艺纪念品的矛盾冲突进行描述,确定冲突类型,找到合适的发明原理,实现布艺纪念品的创新设计。将TRIZ发明理论应用于布艺纪念品的创新设计中,打破传统布艺纪念品设计常会产生的惰性、片面性等,可以有效解决设计冲突,拓展创新思路,提高创新成功率。通过唐代宝相纹布艺抱枕的创新设计实例,验证了该方法的可行性和有效性。

关键词:TRIZ;唐代;宝相纹样;布艺;纪念品;设计

陕西作为一个传承周秦汉唐文明、连接东西南北的历史文化名省,拥有丰富的唐代历史文化遗产和旅游资源。近年来,陕西大力打造盛唐文化旅游产业,先后建设了大唐西市、大雁塔广场、大唐不夜城、大唐芙蓉园、大明宫遗址公园、曲江遗址公园等一系列大唐主题旅游项目,唐乐、唐舞、唐诗等相关艺术、文化产品繁荣复兴[1]。然而,与这些蓬勃景象相反的是,具有唐代特色的旅游纪念品仍然匮乏,特别是布艺纪念品更为稀缺。为了设计出具有唐代特色的布艺纪念品,本文从游客需求出发,运用TRIZ理论的工程参数描述矛盾冲突,运用TRIZ的发明原理解决矛盾冲突,将唐代宝相纹样设计与布艺纪念品设计巧妙结合,设计出发明问题的解决理论,提高布艺纪念品的创新效率和创新质量。

1 基于TRIZ理论的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设计模型

1.1 唐代宝相纹的典型结构特征

宝相纹样盛行于隋唐时期,具有圣洁、美观、端庄的特征[2]。由于宝相纹样具有优质的装饰功能,因此应用范围十分广泛,在唐代的建筑、家具、石刻、金银器皿、木雕、瓷器、织物等各个方面都有应用。特别是在历史悠久的乾陵墓室壁画中,有很多经典的宝相纹样。宝相纹样的整体形象丰腴浓丽、完整圆融,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喜大求全的美学思想,寄托了人们对吉祥如意、幸福美满的向往与追求。唐代宝相纹样的种类繁多,从花纹形式上可分为莲花形、大理花形、梅花形、葡萄形、菊花形、葵花形、雪花形等宝相纹样。在构图上,唐代宝相纹样以莲花纹为基本框架,由牡丹花纹、忍冬纹、如意云纹、石榴纹等多种纹样按一定的排列方式组合形成[3],其常见典型结构为“米”字形结构和圆形辐射结构。

“米”字形结构在唐代宝相纹样中最为多见,它是在“十”字结构的基础上旋转、演变而来的。旋转的角度愈小,“米”字结构就愈复杂,构成的纹样就愈丰满。“米”字形结构具有强烈的对称性和均衡性,增加了宝相纹样的稳定性和完整性,符合人们在视觉平衡方面的需求。如图1所示的“米”字形结构宝相纹样,分别由“十”字形结构旋转30°、22.5°形成。

图1 “米”字形结构的宝相纹样
Fig.1 The rosette patterns with “Mi(米)”-shaped structure

圆形辐射结构是唐代宝相纹样的另一种经典结构,常与“米”字形结构融合使用。从盛唐到晚唐时期,宝相纹样经常呈现出多层环形的同心圆结构,整个花纹造形从花蕊中心向外逐层扩散,每层花环都用大小不同的花瓣纹样进行穿插排列和分布,表现出强烈的节奏感和韵律美,极大地丰富了宝相纹样的视觉效果。如图2所示的宝相纹样都以圆形辐射结构为主。这种宝相纹样多由尺寸变化的同类纹样间隔构成,造型由外向内收缩,纹样更为真实具象,呈现出安静、含蓄、庄严的视觉美感。

图2 圆形辐射结构的宝相纹样
Fig.2 The rosette patterns with circular radiation structure

1.2 TRIZ理论简介

TRIZ理论是前苏联学者G. S. Altshuller主导研发的发明问题解决理论,是全世界公认的最全面、最系统的解决发明创造问题的工具[4-6]。TRIZ有完整的创新理论与方法,包括解决技术矛盾的Altshuller矛盾矩阵和40个发明原理、解决物理矛盾的4个分离原理和11个方法,76个发明问题的标准解法及发明问题的解决算法(ARIZ)等[7-9]。借助TRIZ理论,人们能够打破思考问题时常会产生的局限性,减少了常规发明使用的猜想-反驳法会引发的盲目性,能明确清晰地找出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方法[10]。TRIZ不但能提高发明成功率,缩短发明所用时间,还能使发明拥有可预见性。

1.3 基于TRIZ的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创新设计模型

布艺纪念品具有纪念性、实用性、艺术性和文化性,当对纪念品某方面的造型、功能或特色进行创新设计时,可能会使纪念品的其他方面受到影响,如果这些影响是负面影响,就会产生冲突。TRIZ理论认为,冲突普遍存在于各种产品设计中,而产品创新的核心就是解决设计中的冲突,研发有竞争力的产品。因此,找出创新设计中的冲突、提出解决方法,是TRIZ理论与布艺纪念品结合进行创新设计的关键所在。

基于TRIZ的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创新设计的基本思路是:1)根据TRIZ理论,对陕西唐代旅游景区的布艺纪念品进行市场调研,分析市场需求,找出当前布艺纪念品设计中存在的主要问题。2)分析唐代宝相纹样的结构特征,选择有代表性的宝相纹样,从抱枕的宝相纹样设计、抱枕的造型设计和抱枕的功能设计三个方面出发,研究唐代宝相纹样在布艺纪念品设计中的创新应用,确定创新设计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3)运用TRIZ理论的39个工程参数描述这些问题,并将其转化为TRIZ理论的标准问题。4)确定TRIZ问题的冲突类型,物理冲突可应用分离原理寻找解决问题的发明原理,技术冲突则可应用Altshuller矛盾冲突矩阵找到相应的发明原理。5)将这些发明原理细化为详细的设计创意,形成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的创新设计方案。创新设计模型如图3所示。

图3 基于TRIZ的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创新设计模型
Fig.3 The innovative design model of Tang rosette pattern fabric souvenirs based on TRIZ

2 TRIZ理论在唐代宝相纹布艺纪念品设计中的具体应用

本文以陕西一家旅游纪念品公司的抱枕纪念品设计项目为例进行具体分析。该企业在陕西多家唐代旅游景区都设有销售代理,但由于缺乏设计力量,导致研发的布艺旅游纪念品过于大众化,市场反馈不佳。根据企业实际情况,以布艺纪念品为主题,对陕西省内与唐代相关的七处旅游景区(乾陵、华清池、大唐芙蓉园、碑林、大雁塔、陕西历史博物馆、大明宫的旅游市场)进行实地调研,获得296份问卷。调研结果显示:1)唐代景区的布艺纪念品仍以丝巾、布包、挂饰等到处可见的布艺纪念品为主。其中,82%的布艺纪念品不论是造型设计还是纹样设计,都与国内其他景区的纪念品相似,纪念性不强,有唐代特色的布艺纪念品尤为匮乏。2)受访群体中,有86%的游客渴望能在景区购买到有唐代历史文化特色的布艺纪念品,有84%的游客希望布艺纪念品具有实用性。针对市场反映的问题和游客需求,运用TRIZ理论,将具有唐代特色的宝相纹样与抱枕设计相结合,研发出既具备唐代历史内涵,又具备实用价值的抱枕纪念品。该系列纪念品投放市场后受到游客欢迎。

2.1 唐代宝相纹抱枕设计的矛盾定义阶段

对抱枕进行创新设计时,如果运用某一技术要求改进抱枕的某个造型或功能,会使另一技术要求对应的抱枕造型或功能获得改良,这说明这两项技术要求之间的关系是正相关;反之,如果运用某一技术要求改进抱枕的某个造型或功能时,会使另一技术要求对应的造型甚至功能受损甚至下降,这表明这两个技术要求之间的关系是负相关,说明存在技术矛盾。

经过对调研数据进行统计和分析,确定唐代宝相纹样抱枕设计的基本矛盾为技术矛盾,主要存在于:抱枕的宝相纹样设计、抱枕的造型设计和抱枕的功能设计三个方面。

2.2 唐代宝相纹抱枕设计的矛盾解决阶段

矛盾解决阶段是唐代宝相纹抱枕创新设计的核心阶段。针对抱枕设计中存在的技术矛盾,首先应用39个工程参数描述矛盾双方的技术要求,将调研数据中显示出的问题转化为常规的标准技术矛盾;然后通过Altshuller技术冲突矩阵,查询解决问题的发明原理,并把这些发明原理具体化,最终形成解决冲突和矛盾的具体设计方案,促使创新设计实现其理想解决。

2.2.1 唐代宝相纹抱枕的纹样创新设计

问题分析:唐代宝相纹样以其对称、均衡、圆融的图形特征深受人们喜爱。但受到宝相纹样自身程式化及繁琐结构的制约,现有的多数抱枕对宝相纹样的应用非常简单,即以完全照搬、叠加为主,千篇一律,缺乏新意,不能满足人们对纹样装饰性和创新性的多元需求。如果要对宝相纹样进行创新设计,就要打破传统宝相纹样的固定结构,那么宝相纹样的长度等线性尺寸就会发生变化。为了适应这些纹样的尺寸变化,并在抱枕设计中表现出纹样变化的美感,抱枕的形状往往也会发生变化,与此同时,抱枕的制造加工难度也会增加。确定形成上述技术矛盾的通用工程参数后,认为该技术矛盾由“静止物体的长度”与“形状”、“静止物体的面积”与“制造精度”这两组参数构成。改进“静止物体的长度”会导致“形状”恶化,改进“静止物体的面积”会导致“制造精度”恶化。查阅TRIZ的Altshuller矛盾矩阵表,得到表1的8个发明原理。

表1 宝相纹样创新设计的发明原理
Tab.1 The inventive principles of innovative design of rosette pattern

改进的参数恶化的参数发明原理序号发明原理名称4静止物体的长度12形状13反向原理14曲面化原理15动态化原理7嵌套原理6静止物体的面积29制造精度2分离与分开原理29气动与液压原理18震动原理36状态变化原理

解决方案:对表1的8个原理进行分析,得出2号分离与分开原理、7号嵌套原理可解决问题。针对唐代宝相纹样的基本特征,通过对宝相纹样进行简化、分解、重构与添加,实现宝相纹样的创新设计。

1)简化设计。运用2号分离与分开原理,概括唐代宝相纹样的构图规律,删减繁杂、堆砌的结构及纹样,保留其主体形态及关键特征,使纹样更简洁流畅、舒展美观,拥有更优良的装饰性。分析宝相纹的特征可以发现,“大花套小花”是其主要构图方式,多数宝相纹样都是通过多层花瓣叠加的方式组合构成。简化设计时,可适当删减内部的多余花瓣纹样,保留其“十”字或“米”字基本结构,使宝相纹样层次清晰,结构简明。如图4所示,通过对大理花形宝相纹进行两次简化设计,剔除其花蕊及花瓣的内部装饰纹样,保留其基本特征,即“米”字形十六瓣花及八瓣花结构。并直接应用于图5的方形布艺抱枕设计中,采用白、红、黄、蓝四色搭配设计,既凸显宝相纹的对称美和均衡美,又赋予抱枕明快大方的现代气息。

图4 简化后的大理花形宝相纹
Fig.4 The simplified Dali rosette pattern

图5 简化后的大理花形宝相纹抱枕
Fig.5 The simplified pillows with Dali rosette pattern

2)分解与重构设计。唐代的宝相纹样结构严密,注重平衡、秩序与稳定,但其过于强调对称美的特征也给纹样的再设计带来束缚,缩小了创新空间。针对这个问题,可采用分解与重构的设计方法解决问题。分解指的是运用2号分离与分开原理,将唐代宝相纹样按一定的方向、方式,分离、分开、穿插或位移,突破纹样的严谨性,打散或拆分为不同的纹样单位。重构指的是对分解后的宝相纹样单位重新构造设计,运用新的构图方法,自由或有规律地结合,在原来纹样的结构基础上设计出新的宝相纹样。

如图6所示,运用2号原理将莲花形宝相纹进行分解、打散、组合、重新构建,设计于抱枕的不同位置,形成图7所示的绿色系列抱枕。分解与重构可有效打破传统宝相纹样的固有形态,可使宝相纹样在保持唐代特色的基础上,拥有灵活多样的表现方法,进而设计出不拘一格、新颖别致的宝相纹抱枕。

图6 分解与重构的莲花形宝相纹样
Fig.6 The decomposed and reconstructed rosette patterns

图7 分解与重构的莲花形宝相纹抱枕
Fig.7 The decomposed and reconstructed pillow with rosette patterns

3)添加与组合设计。唐代宝相纹样包含丰富的视觉语言,具备兼容并蓄的唐代特征,承载着圆满融合的文化内涵。不仅可以单独使用,还可运用7号嵌套原理,与其他纹样组合使用,创建更生动、饱满的视觉效果。通过添加与组合的方式,在宝相纹样中添加文字、人物、动物、几何图案等,运用重新组合、搭配进行设计,构建装饰性更强、内涵更丰厚的新纹样。如图8所示的抱枕,运用2号分离原理将雪花形的宝相纹进行精简设计后,再运用7号嵌套原理,填充“福、禄、寿、喜”等文字,搭配红、黄两色设计,凸显宝相纹样的层次感和富贵感,赋予抱枕祥和、喜庆的美满寓意。

图8 添加与组合的雪花形宝相纹抱枕
Fig.8 The added and combined pillows with snowflake rosette pattern

2.2.2 唐代宝相纹抱枕的造型创新设计

问题分析:传统的抱枕造型多以方形为主,形态单一,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情感需求和趣味需求。如果要对抱枕的造型进行创新设计,就要对其形状进行设计。但是,如果抱枕的形状变得复杂,多数抱枕的质量会增加,生产和制造的难度也会相应提高。明确造成上述技术矛盾的通用工程参数。该技术矛盾由“形状”与“静止物体的质量”、“形状”与“可制造性”这两组参数组成,“形状”参数的改进会导致“静止物体的质量”和“可制造性”的恶化。查阅TRIZ的Altshuller矛盾矩阵表,得到表2的8个发明原理。

解决方案:分析表2的8个原理,得出1号分割与切割原理、17号维数变化原理、26号复制原理、32号颜色改变原理可解决问题。运用17号原理,通过三维设计改变抱枕的形状,与宝相纹样结合,再以新鲜独特、形态各异的几何造型强化其立体设计,赋予抱枕栩栩如生的形态美。运用1号原理,对宝相纹样进行分割、打散处理,应用于抱枕的轮廓设计或纹样设计中,配合抱枕的形态曲线,运用图形大小改变、位置排列等手段,创造丰富独特的视觉效果。运用26号原理,选择质轻的填充材料,减轻抱枕质量。运用32号原理,对宝相纹样的色彩及抱枕的色彩进行协调和搭配设计,形成独特的抱枕色彩风格。

表2 形态创新设计的发明原理
Tab.2 The inventive principles of shape innovative design

改进的参数恶化的参数发明原理序号发明原理名称12形状2静止物体的质量15动态化原理10预操作原理26复制原理3局部质量原理12形状32可制造性1分割与切割原理32颜色改变原理17维数变化原理28机械系统替代原理

如图9所示的系列创意宝相纹抱枕,综合运用1号分割原理、17号维数变化原理与32号颜色改变原理设计而成。其中,第一组抱枕的造型采用分割简化后的宝相花纹轮廓进行设计,凸出宝相纹的“米”字结构特征,直观形象。第二组抱枕的设计,将宝相纹样与心形、六角形、半个苹果等几何造型完美结合,颠覆了传统宝相纹样规整、拘谨的特征,造型灵动,富有时尚气息。同时,这两组抱枕在色彩上采用红、黄两种典型唐代色彩搭配设计,使这些抱枕虽造型不同,却因色彩统一形成系列产品。

图9 创意宝相纹抱枕
Fig.9 The innovative pillows with rosette pattern

再如图10所示的宝相纹苹果抱枕,综合运用了1号、17号、26号与32号原理,选用羽绒作为填充物,借鉴不倒翁的立体造型特征,将莲花形、雪花形、圆形辐射等宝相纹样分割为上下两部分,与卡通化的苹果造形巧妙结合,增加微笑表情图案,配合鲜艳的糖果色,设计出可爱萌趣、生动活泼、轻盈蓬松、手感舒适的系列宝相纹苹果抱枕。

图10 宝相纹苹果抱枕
Fig.10 Apple pillows with rosette pattern

2.2.3 唐代宝相纹抱枕的功能创新设计

问题分析: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抱枕寄托了越来越多实用功能的需求。针对这个期望,如果增加抱枕的实用功能,意味着抱枕的适应性与多用性要增强,抱枕的装置和结构也要变得复杂一些,与此同时抱枕的质量和体积就会容易增大,占用空间,携带不便。明确造成上述技术矛盾的通用工程参数后,认为该技术矛盾由“适应性与多用性”与“运动物体的质量”、“装置的复杂性”与“运动物体的体积”两组参数组成。“适应性与多用性”参数的改进易导致“运动物体的质量”发生恶化,“装置的复杂性”参数的改进易导致“运动物体的体积”发生恶化。查阅TRIZ的Altshuller矛盾矩阵表,得到表3的7个发明原理。

表3 功能创新设计的发明原理
Tab.3 The inventive principles of function innovative design

改进的参数恶化的参数发明原理序号发明原理名称35适应性与多用性1运动物体的质量1分割与切割原理6多用性原理15动态化原理8质量补偿原理36装置的复杂性7运动物体的体积34抛弃和修复原理26复制原理6多用性原理

解决方案:分析表3的7个原理,得出1号分割与切割原理、6号多用性原理、26号复制原理及34号抛弃与修复原理可解决问题。运用6号原理增加抱枕的实用功能,提高抱枕的多用性。运用26号原理,用新的面料、新的填充材料取代旧的,带来更舒适的使用感受。运用1号、34号原理,切割或减少抱枕的某个部分,减轻抱枕的质量,创造新的功能。如图11所示的多功能宝相纹抱枕,以宝相纹样为中心进行抱枕设计,充分运用多用性原理、复制原理和抛弃原理,用被子替代传统填充物进行填充,使抱枕兼具被子和抱枕两种实用功能,打开是被子,合起来是抱枕,易于收纳,便携性强。

图11 多功能宝相纹抱枕
Fig.11 Multi-functional pillows with rosette pattern

如图12所示的两款抱枕,都是综合运用1、6、26、34号原理设计而成。运用6号多用性原理,赋予抱枕多种功能,其中第一款宝相纹午睡枕以午睡枕功能为主,兼具靠枕、抱枕等功能;第二款宝相纹U形枕以颈枕功能为主、兼具午睡枕、抱枕等功能。运用1号、34号原理,对这两款抱枕进行挖洞设计,用于趴睡呼吸或颈部支撑,并在镂空处运用宝相纹样进行装饰。运用26号复制原理,用慢回弹记忆棉取代传统丝绵。记忆棉独特的温感减压特性,具备优良的人体工学特性,可使抱枕更舒适地贴合头部、颈部、腰部等部位,形成良好支撑,舒缓释压,给人体提供多重呵护与关爱。

图12 宝相纹午睡枕和宝相纹U形枕
Fig.12 Nap pillow with rosette pattern and U-shaped pillow with rosette pattern

3 结 论

目前,陕西旅游市场上有唐代特色的布艺纪念品还很缺乏,依然以雷同化的纪念品为主。为了提高唐代布艺纪念品的创新设计水平,本文以宝相纹布艺抱枕设计为例,将TRIZ发明理论应用于抱枕的设计中。在对游客需求进行调研和分析的基础上,运用TRIZ的通用工程参数描述宝相纹布艺抱枕在纹样设计、造型设计、功能设计等方面存在的技术矛盾,应用TRIZ的Altshuller冲突矩阵和发明原理提供解决矛盾的具体方法,并将其拓展为详细的设计方案,进而完成抱枕的创新设计,为陕西唐代布艺纪念品的创新设计提供研发思路和方向。

参考文献:

[1]张思豆,李君轶,魏欢.旅游电商平台在线评论的可信度研究:以“阿里旅行·西安东线一日游”旅游产品为例[J].旅游学刊,2016,31(11):74-84. ZHANG Sidou, LI Junyi, WEI Huan. The study of the credibility of tourism e-commerce platform online reviews: a case study of “ali travel”[J]. Tourism Tribune,2016,31(11):74-84.

[2]张爱丹.“从茱萸纹到缠枝纹”论中国传统植物纹样的演变与应用[J].丝绸,2014,51(7):58-63. ZHANG Aidan. An analysis on evolution and application of Chinese traditional plant patterns “from fructus evodiae pattern to winding branch pattern”[J]. Journal of Silk,2014,51(7):58-63.

[3]李芳.中西传统服饰植物纹样比较研究[J].丝绸,2015,52(6):54-60. LI Fang. Comparative study of plant pattern in Chinese and western traditional clothing[J]. Journal of Silk,2015,52(6):54-60.

[4]付敏,于大雪.基于TRIZ和CAI的产品概念设计及应用研究[J].工业技术经济,2015(11):147-153. FU Min, YU Daxue. Innovation conceptual design and application research based on TRIZ and CAI[J]. Journal of Industrial Technological Economics,2015(11):147-153.

[5]陈敏慧,蒋艳萍,吕建秋.TRIZ国内外研究现状、存在问题及对策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5(1):24-27. CHEN Minhui, JIANG Yanping, Lü Jianqiu. The research actuality of TRIZ and the existing problems and countermeasures research[J].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anagement Research,2015(1):24-27.

[6]杨杰,别亮亮,成思源.基于TRIZ技术进化理论的多功能插线板创新设计[J].包装工程,2016,37(14):25-29. YANG Jie, BIE Liangliang, CHENG Siyuan. Innovative design of the multi-functional strip based on technology evolution theory of TRIZ[J]. Packaging Engineering,2016,37(14):25-29.

[7]桂科,刘江南,张文博.基于现代TRIZ工具的多功能课桌创新设计[J].包装工程,2016,37(14):34-37. GUI Ke, LIU Jiangnan, ZHANG Wenbo. Innovative design of a multipurpose desk based on modern TRIZ tools[J]. Packaging Engineering,2016,37(14):34-37.

[8]王君华,刘国新.面向TRIZ的企业内部协同创新体系构建思路[J].科学学研究,2015,33(6):943-950. WANG Junhua, LIU Guoxin. Construction ideals of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system of enterprise internal oriented to TRIZ[J]. Studies in Science of Science,2015,33(6):943-950.

[9]罗建强,赵艳萍,彭永涛.基于TRIZ的制造企业服务衍生研究[J].管理评论,2016,28(5):35-46. LUO Jianqiang, ZHAO Yanping, PENG Yongtao. Research on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service derivative based on TRIZ[J]. Management Review,2016,28(5):35-46.

[10]王君华,彭华涛.TRIZ应用中协同创新意识对员工创新能力的影响[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32(9):146-151. WANG Junhua, PENG Huatao. Implications of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onsciousness in the application of TRIZ for individual innovation ability of employees[J]. Science & Technology Progress and Policy,2015,32(9):146-151.

Innovative design of Tang rosette pattern fabric souvenirs based on TRIZ

YANG Jing

(College of Design, Xianyang Normal University, Xianyang 712000, China)

Abstract:In view of the lack of histor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the disadvantages of innovative design of Tang fabric souvenirs in Shaanxi, this paper proposes innovative design model for Tang rosette pattern fabric souvenirs based on TRIZ, analyzes the specific needs of the tourism market, applies universal engineering parameters of TRIZ innovative theory to describe the conflicts of fabric souvenirs, determines the type of conflicts, finds the appropriate principle of the invention, and completes the innovative design of fabric souvenirs. The application of TRIZ in the innovative design of fabric souvenir breaks the sluggishness and one-sidedness of traditional fabric souvenir design, solves the design conflicts effectively, expands the innovation thought and improves the success rate of innovation. Finally, the innovation examples of Tang rosette pattern pillow are given to verify the feasi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is method.

Key words:TRIZ; Tang dynasty; rosette pattern; fabric; souvenirs; design

DOI:10.3969/j.issn.1001-7003.2017.05.010

收稿日期:2016-10-13;

修回日期:2017-04-17

基金项目: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15J069);咸阳师范学院专项科研基金项目(15XSYK020)

作者简介:杨静(1974),女,讲师,主要从事文化创意产品设计、旅游纪念品设计。

中图分类号:TS941.75;TB472

文献标志码:B

文章编号:1001-7003(2017)05-0055-06 引用页码: 05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