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1]肖泳.小说的历史兴趣与诗性本质——以《玫瑰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红》为例[J].浙江理工大学学报,2017,37-38(社科6):511-517.
 XIAO Yong.The Interest of History and the Nature of Poetry about Novels—Case Study of Ⅱ Nome Della Rosa  and  My Name is Red[J].Journal of Zhejiang Sci-Tech University,2017,37-38(社科6):511-517.
点击复制

小说的历史兴趣与诗性本质——以《玫瑰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红》为例()
分享到:

浙江理工大学学报[ISSN:1673-3851/CN:33-1338/TS]

卷:
第37-38卷
期数:
2017年社科6期
页码:
511-517
栏目:
出版日期:
2017-12-31

文章信息/Info

Title:
The Interest of History and the Nature of Poetry about Novels—Case Study of Ⅱ Nome Della Rosa  and  My Name is Red
文章编号:
1673-3851 (2017) 06-0511-07
作者:
肖泳
浙江理工大学史量才新闻与传播学院,杭州 310018
Author(s):
XIAO Yong
Shi Liangcai School of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Zhejiang Sci-Tech University, Hangzhou 310018, China
关键词:
历史小说迷宫细密画传统话语诗性
分类号:
I106.4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诗比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历史学研究陷入文学性阐释的危机。但诗从未与历史发生过冲突,畅销书《玫瑰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红》都显示了历史兴趣。《玫瑰的名字》通过迷宫这一象征带领读者一起思考历史迷局,随后将之解构;《我的名字叫红》则以小说作为文本织体,把业已消失的中古伊斯坦布尔从历史深处拉出来,尝试着复现历史经验的真实。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亚里士多德.诗学[M].罗念生,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29.
[2] 海登·怀特.元史学[M].陈新,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3:4.
[3] 翁贝托·艾柯.玫瑰的名字[M].沈萼梅,刘锡荣,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
[4] 奥尔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红[M].沈志兴,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5] 傅铿.迷宫中的玫瑰[J].书屋,2013(10):44-47.
[6] 张琦.“笑”与“贫穷”:论埃柯小说玫瑰的名字的主题[J].当代外国文学,2006(2):133.
[7] 艾柯.一位年轻小说家的自白:艾柯现代文学演讲集[M].李灵,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
[8] 朱桃香.书与书的游戏:《玫瑰的名字》叙事结构论[J].湘潭大学学报(哲社版),2008(1):110.
[9] 杨振同.奥尔罕·帕慕克访谈录:我的名字叫红[J].世界文化,2007(5):29-30.
[10]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哈德良回忆录[M].陈筱卿,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备注/Memo

备注/Memo:
收稿日期: 2017-09-01
网络出版日期: 2017-12-01
作者简介: 肖泳(1971-),湖南宁乡人,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小说美学、艺术批评方面的研究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7-12-29